富达传媒

《水浒传》中有一对倒霉兄弟,哥哥被呼延灼生擒,弟弟遭武松痛打

前文曾经提过,水泊梁山上一共有十对亲兄弟。在这十对兄弟当中,在当地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之人占了绝大多数。今天要介绍便是青州白虎山下孔家村的一对兄弟——孔明和孔亮。

孔氏兄弟的父亲叫什么名字,书中没有具体的交代,只是被称为孔太公。孔太公家境殷富,不仅与当地官府关系密切,与时任郓城押司的宋江也有深交。宋江曾经在孔家村住过半年时间,还指点过孔明、孔亮的武艺,算是孔氏兄弟的师父。因此,宋江杀了阎婆惜被迫流落江湖时,在他想到的几个避难之所当中,就有孔太公的孔家村。

或许也正是因为父亲在当地有些势力,孔氏兄弟才变得胆大妄为,全然不将外人放在眼里。在这哥俩当中,弟弟孔亮的性格尤为凶悍,没事就喜欢寻衅滋事。哥哥孔明的性格虽然比弟弟孔亮略微成熟一些,但也是个无脑之人,兄弟俩也因此吃过不少亏,闹过不少的笑话。

武松夜走蜈蚣岭之后,又回到了孟州十字坡张青和孙二娘的酒店。在孙二娘的推荐下,武松化装成头陀,准备前往二龙山去投靠花和尚鲁智深,途中经过白虎山孔家村中的一间小酒肆。武松饥饿难耐,点了些酒肉,令店主生疑,只给了酒却不想给肉。

此时,孔亮带着庄客来到酒肆,店主立即将酒肉奉上,此举引发武松不满,出言指责店主并将其打伤。孔亮见状,也不问青红皂白,便与庄客们一起围殴武松,结果反被武松打伤。孔亮见不是武松的对手,连忙逃离酒肆去找哥哥孔明帮忙。谁知武松喝酒喝醉,跌倒了村中的小溪里,最终遭孔氏兄弟生擒。

与弟弟一样,孔明也是不问青红皂白,“(将武松)横拖倒拽, 捉上溪来……众人把武松推抢入去,剥了衣裳,夺了戒刀、包裹,揪过来绑在大柳树上,教取一束藤条来,细细的打那厮”。幸好宋江及时出现,认出被打之人乃是自己在柴进庄结识的武松,一场误会这才烟消云散。

数年之后,孔太公病逝,兄弟俩没有约束,行事更为嚣张,因为一件小事将当地的一位富户满门诛杀,结果被官府通缉。无奈之下,哥俩只得离开孔家村前往白虎山落草为寇。

上面提到,孔明和孔亮兄弟的武艺曾经得到宋江的指点。那么,哥俩的武艺如何呢?这一点可以从后来与官军的较量中看出来。

孔氏兄弟占山为王后,聚集了六、七百人,在青州一带打家劫舍。青州知府慕容彦达为了尽快铲除这哥俩,命人将哥俩的叔叔孔宾逮捕下狱。为了营救叔叔,哥俩带着喽啰们倾巢而出,准备攻打青州城,却不料遇上刚刚兵败梁山、被迫向青州借兵的双鞭呼延灼。双方便在青州城下出现了一次较量。

书中是这样描述双方的这次较量的:“(孔明)挺枪出马,直取呼延灼。两马相交斗到二十余合,呼延灼要在知府跟前显本事,又值孔明武艺不精,只办得架隔遮拦,斗到间深里,被呼延灼就马上把孔明活捉了去,孔亮只得引了小喽啰便走……官兵一掩,活捉得百十余人。 孔亮大败,四散奔走,至晚寻个古庙安歇。”

幸好此后二龙山、桃花山、白虎山联合梁山兵马大闹青州,活捉了呼延灼,杀死了知府慕容彦达,孔宾这才得救。否则的话,凭借孔氏兄弟的拙劣武功,想战胜呼延灼,简直难于登天。

此战过后,孔氏兄弟随宋江一起上了梁山,并参加了随后的多次战事。在攻打大名府期间,哥哥孔明又闹出了一个笑话。当时,孔明奉宋江之命与时迁等人一起化装成乞丐混入城中。别人化装后毫无破绽,唯有孔明的装束一看就露出了马脚。鼓上蚤时迁毫不客气地对孔明表示:“哥哥,你这般一个汉子,红红白白面皮,不象叫化的,北京做公的多,倘或被他看破,须误了大事。哥哥可以躲闪回避。”

幸好孔氏兄弟出战的次数不多,因此在梁山招安前的一系列战斗中毫发无损。梁山大聚义时,哥哥孔明位居六十二位,弟弟孔亮位居六十三位。如此高的排名,显然得益于与宋江的关系。

等到梁山受招安参与四大战争,哥俩就没了那么好的运气了。在征讨方腊之战中,哥哥孔明在杭州染上瘟疫,不治而亡。弟弟孔亮则在昆山一役中落水而亡。

参考书籍:《水浒传》

Powered By Theme By 富达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5111号